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我若征天 第二十七章 多宝录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6:04

我若征天 第二十七章 多宝录

“何蛮子,这枚洗髓丹你吃了吧,正好助你开窍。”

方才在那派发灵石的广场上,众多外门弟子齐聚一堂,其中最为耀眼的不是王永,也不是夏丞,而是拿着血翼蝠王的脑袋去换洗髓丹的陈蛮。

陈蛮到现在还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因为南宫流云在将丹药交给自己时,对他露出了认可的神情。

这是陈蛮进入炼器宗以来,南宫流云第一次对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何大力看着陈蛮递过来的一枚丹药,犹豫片刻后摇头憨笑道:“大哥你吃了吧,再过段时间就是从北院选择内门弟子的时候了,到时候大哥实力越强,晋升的可能性就越大。”

方才在广场上时,陈蛮也听到过几人的议论,辰北还刻意上来叮嘱过他,再过半月就有一场外门弟子之间的竞技,胜利者就能晋升内门。

内门弟子在炼器宗的待遇,和外门弟子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整个炼器宗举宗上下,目前也只有两名内门弟子而已,比长老的人数还少。

那两名内门弟子,据説都在八云山上有自己的洞府,洞府内别有一番洞天,更是有那传説中罕见的地脉灵泉。

在那灵泉旁修炼,对修士的裨益更是尤为宝贵。

然而陈蛮对这些仿佛并不在意,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何大力,“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拿着这枚丹药以后就别再叫我大哥。”

看到陈蛮难得这么严肃,何大力再不开窍也能看出,自己若不接下这枚洗髓丹,以后是真的再也叫不应这个大哥了。

“拿着。”陈蛮再次开口催促。

何蛮子终于伸手接过那枚洗髓丹,对着陈蛮露出了一贯的憨笑,有的时候这蛮子嘴笨不会説话,就知道用憨笑来应对一切问题。

当然,必要的情况下还有他那双拳头。

何大力接过洗髓丹后,陈蛮又摘下腰间那枚玉牌与一块灵石递给他,“你持我身份玉牌去膳房二楼买两份灵米,我还有些事情。”

“嘿嘿,沾了大哥的光,我也常能吃上灵米了,再吃几顿就算不用这洗髓丹,估计也能修成聚灵一品。”何大力接过东西后仍旧憨笑。

他们口中的灵米,乃是以灵土种植仙稻,辅以灵雨灌溉,灵气温养所成的农作物,唯有一些仙道宗门每年才可有固定收成。

这种灵米凡人是一辈子看都看不到一眼,若是有一个灵米做成的香包常年佩戴,也能起到治百病祛百毒的功效。

陈蛮不轻不重的踹了何蛮子一脚,笑骂道:“少废话,快去买饭。”

两人在青石山路上分道扬镳后,何大力直奔膳房而去,陈蛮则怀着心事回到南院那间xiǎo木屋,进屋后关上房门,他从衣服里摸出一样东西。

被他拿出来的,正是那本不明所以的黄皮xiǎo书,那天与血翼蝠王斗法时,捆仙绳和霹雳珠两样法宝的去向,让陈蛮很是在意。

也正是因此,陈蛮才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探究出这本破书的奥秘,否则这本派不上用场的破书迟早有一天要被他扔了。

陈蛮拉过一条长凳坐在桌前,一脸愁苦的将那黄皮xiǎo书拿在手中翻来覆去,但不论他怎么看,也不见任何一张纸页上有文字或图案显示。

那天发生的一幕,逐渐如一张画卷在陈蛮脑海中展开······

血翼蝠王不知怎么的祭出了炼器宗的法宝,就在自己情况危急无可奈何时,那捆仙绳和霹雳珠竟然相继没入他的身体,或者説是没入这本黄皮xiǎo书。

同样的画面,陈蛮这些天已经回忆了不下数百次,却始终发现不了其中有什么奥妙,那黄皮书更是在以后重新变的平淡无奇。

陈蛮转过身去背靠在后面的桌子边沿,将那本书高高举起,对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依旧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自从家门被毁落草为寇,陈蛮便没了年轻时那股子文士的耐心,更别提现在面对一本破书半diǎn头绪都没有,他所剩无几的耐心也终于被磨光了。

只见这厮噌的从长凳上站起,转过身去一把将那黄皮书摔在桌上,口里还骂骂咧咧的,“他妈的,老子就不信你这个邪!”

暴跳如雷的他直接取出那仅剩一指的钩爪,也不往右手上戴,直接用那一根钩爪刺向桌上那本黄皮xiǎo书。

钩爪很容易穿透了拇指厚度的书本,连带着刺穿了书底下的实木桌面,仿佛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都在情理之中。

没错,要是换做平时,一件“形似”的仙家法宝能穿透一本破书跟一张桌子有什么奇怪的?但此时陈蛮他就是觉得奇怪。

当他拔出那钩爪时,奇迹般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本破书,竟然在快速愈合,才三个呼吸就恢复的完美如初。

陈蛮皱着眉头拿起那本破书,桌面上依旧还留着一道醒目的沟壑,显然是被利器穿透所致,正是方才那钩爪的杰作。

下一刻陈蛮又有了新的想法,只见他带着破书走出xiǎo木屋,将书靠着院子里一根柱子放下,随后他便转身走远。

直到即将迈出南院的门槛,陈蛮才止步转身,操起了靠着院门的一杆长枪,正是被他在沙场上从死人身上带回来的凡器铁枪。

那长枪在陈蛮手里加持了一股灵气,只见陈蛮眯着眼睛思量片刻,最终还是狠狠一掷甩出了那杆铁枪。

铁枪在脱手的一刻,迅速化为一道流光飞向柱子下面斜放着的那本破书,而后又毫无悬念的将那本书钉在后面的柱子上。

陈蛮呼吸之间滑行到那柱子下面,拔出铁枪取下黄皮书后,只见那本书再一次缓缓愈合,而那根圆木柱子上却留下了不可抹灭的痕迹。

这一刻陈蛮脑子里涌上一个有些荒诞的念头,心中莫名的想到了金刚诀法宝篇中记载的一段话。

法宝分形似、入神、通灵三大阶段,入神法宝高于形似,需持有者以自身精血滋润器胎,滴血认主之后才可领悟其中奥秘。

看着手中的黄皮破书,陈蛮对自己刚才的想法也有些嗤之以鼻,自嘲的笑道:“这破玩意儿还能是入神的法宝?那我岂不是赚大了。”

一番折腾的最后徒劳无功,陈蛮有些失望的拖着长枪拿着破书,走进了如今只有他与何大力两人住的xiǎo木屋。

铁枪靠在门边上,破书被他甩在桌上,陈蛮一屁股坐在长凳上,眼睛始终盯着桌上的黄皮破书,渐渐的,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炙热的光芒。

“説不定······説不定这真是!”

陈蛮眼光里的炙热光芒突然暴涨几分,终于他还是决心一试,只见他右手的拇指划过食指,像一把锋利的刀片似的划出一条伤痕。

随即陈蛮曲指一弹,食指上渗出的一滴精血便被他弹出,不偏不倚的落在那破书的暗黄封面上,竟奇迹般的被那破书吸收。

下一刻陈蛮眼前一亮,迅速捧起那本书来,而那本书上也终于浮现出一行字体。

字体出现在暗黄色的封面上,陈蛮定睛一看,赫然是“多宝录”三个大字,想来这就是此书那神秘的书名了。

“多宝录。”陈蛮看着封面上的三个大字,不由得脱口而出。

在陈蛮念出书名的一瞬,那本黄皮xiǎo书竟在他手中自行翻开了第一页,书中忽然亮起刺眼的宝光,将整个xiǎo木屋都照的通明。

从那五彩的霞光里,陈蛮仿佛看到了第一页上浮现出几行蝇头xiǎo字,还不待他仔细观察,那些文字竟自行从书页上飞出。

一排排生涩难懂的文字宛如星河一般,绕着陈蛮转了一圈后,居然分散开来从四面八方钻进他的脑袋。

当那几百个字体完全钻进陈蛮脑袋以后,陈蛮感到自己脑海迎来了一番前所未有的清明澄澈,他犹如醍醐灌dǐng似的忽然明白了许多东西。

陈蛮疯狂的握紧手中那本黄皮书,神色激动的自言自语,“是真的,真的,这破书还真是入神的法宝,这次赚大发了!”

逐渐平复了心情后,陈蛮走去提起了靠在门口的铁枪,而另一只手则是将多宝录置于自己胸前,犹豫片刻之后,他还是缓缓举起长枪。

右手掌心里已经布满冷汗,死死的握在那长枪居中的位置,陈蛮喉咙上下滚动一番咽了一口涎水,随后竟眼睛一闭让枪尖对着自己胸口刺下。

感受到右手遭到阻力时,陈蛮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胸口,这一次那铁枪的枪尖并没有刺穿黄皮xiǎo书,而是奇怪的渐渐没入其中。

随着一阵并不强烈的光芒,那多宝录的暗黄封面忽然变为金黄,并且还泛起一丝涟漪,竟像是一张大嘴一截一截的将那铁枪吞下。

最终眼看着那七尺长枪整根被多宝录吸入,陈蛮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果然不出所料,还真让我捡到宝贝了。”

陈蛮捧着多宝录重新走回木桌,坐下后从衣兜里掏出两枚灵石,犹豫片刻后先是将一枚灵石放在那金黄的封面上。

修文县人民医院
韩城矿务局总医院
癫痫病成都哪家医院治的好
河源癫痫病医院
白癜风治疗唐山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