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代嫁双面妃第二十七章躲过洞房

发布时间:2020-01-25 05:47:43

代嫁双面妃 第二十七章 躲过洞房

房门被关上,四周的嘈杂渐行渐远,直到颜以筠只能隐隐约约的能听到唢呐的声音,头上的盖头还在,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想来这一通折腾天色也晚了,枯坐了一会儿,肚子先有了反应,本来从天不亮就起床到现在根本滴水未进,饿也是正常,只是颜以筠却想不起来苏夫人到底有没有跟她说过这个时候可不可以吃饭。

“姑娘?怎么了?”素蕊的声音在她身边适时响起,随即便见到她衣裙下摆凑了过来,颜以筠心中稍定,总算还有熟人陪着她。

“屋里还有别人吗?”伸手悄悄拉了一下素蕊的袖子,低声问道。

“碧柳刚刚将喜娘也拉着出去了,姑娘可是坐不住了?咱们想到姑娘的性子怕是不能一直拘着,才。。。”素蕊隐者笑意的话还没有说完,颜以筠已经手快的将盖头自行取了下来。

没有遮挡之物,颜以筠这才得以顺畅的呼吸,早只觉得古代婚礼繁杂得有趣,那花轿必然也是很有意思的,可是真真自己体会一遍才知道那想象中的事情都做不得准,花轿里颠得她头昏脑涨,天气又暖和,几乎有些憋闷,身上新娘的凤冠霞帔也是沉重无比,压得脖子酸疼,动一动都觉得颈椎在咔嚓作响。

颜以筠不知道是否这里的婚礼都是这样的,还是只她出身苏府,所以特别隆重,就连身上手上佩戴的首饰都是名贵之物,虽任何一件拿到现代都是珍品,可颜以筠并不懂得这些,也不在意。

只是心中暗自感叹这可比现代那种中西结合的婚礼要麻烦多了,也累的多,虽然颜以筠觉得自己身体底子相当不错,现代也还是浑身无力,几乎要躺倒在后面的床上睡去。

“姑娘!这可不行!您要是累了就靠在奴婢身上歇歇,可不能躺,还要等姑爷来亲手掀了盖头这床才能动呢!”素蕊见到颜以筠的动作就知道她的心思,忙伸手用力扶住。

“哪有那么麻烦,我实在是累了,你拿枕头给我靠靠也行,还要这里有没有吃的,饿了一天哪还有力气继续坐着等!谁知道人什么时候才来!”颜以筠浑身酸软,自顾自的拿手捶着肩膀。

“姑娘且忍忍吧,现在还不能吃东西呢!一会儿前面的客人差不多散了,姑爷来了才能吃,您忘了临出门前夫人还叮嘱过的,现在吃饭可是不吉利的!”素蕊同样拒绝道,没有任何余地,颜以筠几乎怀疑她是不是被人说了什么,怎么对这些奇怪的规矩一丝不苟的执行。

“啊?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这都是什么规矩,成心整人吧!”

“咱们宁国上下都是这样的!所有姑娘出门子和您没有什么差别的,姑娘别急,奴婢给您倒些水喝就罢了!”素蕊好声好气的劝着,生怕她发脾气使性子,到时候谁能拦得住。

但是她刚一转身,没有看到颜以筠已经把手里握着的苹果咬了一口,也不管洗没洗,先消除饥饿的感觉才是好的。

“那我吃水果总可以吧!”

“哎呦喂!姑娘!您怎么把那个吃了,那个更吃不得了!”素蕊几乎要昏厥过去,自从颜以筠醒来,她一直觉得对方的性子大变,起码不给她经常出难题了,而且有了自己的心思,不再如原来那般鲁莽无谋,可是今天她怎么有种姑娘又要变回去的冲动,千万防范还是让颜以筠犯了错!

“这个也。。。不能吃?”颜以筠犹豫的看了看她,是不是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好像这个苹果确实是被苏夫人说过一定要紧紧握好,可是,没有人说过不能吃啊!

“这是祝愿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怎么能吃呢!我的姑娘诶!您今日这是怎么了?快快,把这个拿上!”素蕊狠狠看了颜以筠一眼,再顾不得什么上下尊卑,好在平时颜以筠就没有架子,也从不责罚人,才让她们如今也能直言说她了。

“哦。。。”接过素蕊从桌子上摆放的果盘里拿过来的苹果握着,半晌,觑着素蕊的神色缓缓问道“那。。。这个要不我就吃了吧!反正放在这里让人看到更不好!”

素蕊脸色更差,无奈的盯着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心中哀嚎,这要是被苏府的主子们知道了,肯定又要是一场风波!

碧柳不知道把喜娘带去了哪里,一直没有回来,外面的天逐渐暗了下去,直至入夜,连外面隐隐传来的鼓乐声都不知何时消失不见,本该喜气洋洋的洞房还是那般冷清,只有颜以筠和素蕊二人相对而坐,开始颜以筠还能找些话说,来缓解自己的情绪,后来,她本就累到极点,也再没有力气说话,就看着素蕊的变化。

到后来,就连素蕊也知道隐瞒不过,索性开口道“姑娘别担心,或许这宾客太多,姑爷一时脱不了身也是有的,毕竟咱们这样的人家,又有侯府官爵在那,谁也不能轻看了去,想必这京城里但凡有些头脸的人都到了。。。”

“现在的时辰,又有哪位宾客会在喜宴上待到这会儿?素蕊,你不需要找什么借口,左右他不来,我的盖头也已经揭下来了,没有他我倒安稳了!这是将近三更了吧,早点睡下,明天早上再说吧!”颜以筠心中悬起的石头仿佛落地,令她恐惧的洞房不存在了,管他因为什么,能躲一日是一日!

“姑娘,还是再等等吧!要是一会儿来了,看姑娘在这睡下了,岂不是第一天就惹了夫家不痛快!”

“你不睡我可撑不下去了,快把蜡烛吹了!”颜以筠胡乱的摘着凤冠,一时头发纠缠在一起疼得她嘶嘶吸气,索性钗环也不去,就这样和衣躺下。

“这蜡烛可要一直燃着到天明呢!姑娘累了就先躺躺,奴婢在这里盯着,若是有动静再叫姑娘吧!”素蕊见颜以筠真的累极了,只好说道。

“随便你吧。。。”颜以筠迷糊的喃喃道,本该热闹的一夜终究这样平静的过去,她暗自庆幸逃过一劫,紧绷的神经终于渐渐瓦解,后面的日子要怎么过呢!在睡去之前颜以筠还记得这个问题。

首都儿科研究所怎么样
铁力人民医院
兰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温州治疗阳痿方法
上海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