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韦乐平讲SDN与去电信化厂商利益纠纷是最

发布时间:2019-08-15 16:37:29

  OFweek消息, 络界已经沉默了10年,现在终于有一个技术话题可以炒一炒了。 2008年正式提出 去电信化 之后,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就一直在寻找一个 去电信化 的技术突破口。

  SDN来了,我举双手欢迎,刚好跟我们去电信化的理念不谋而合。

  4月25日,中国SDN大会上,韦乐平发表《SDN与去电信化》主题演讲,分析SDN在电信业的机遇与挑战。

  电信 困境

  最早在10年前,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提出, 电信业的发展方向是有问题的,不如IT业健康 。 2004之后,中国电信在转型中遇到了一些列问题,逐渐验证了这一观点的前瞻性。

  1965年,英特尔创始人戈登 摩尔(GordonMoore)博士提出,计算机等IT产品每十八个月性能会翻一番,相同性能的计算机等IT产品,每十八个月价钱会降一半。虽然,这个发展速度令人难以置信,但几十年来信息行业的发展始终遵循着摩尔定理预测的速度。

  两条路中,电信业追求的是性能提升、但IT业追求的是成本降低。 韦乐平指出, 现在来看,电信业走了一条错误的路线。 据统计,20年间,以存储为代表的IT成本降低了58%、成本降低了50%;但传送和移动等电信设备仅降了约30%。

  成本降低的效果相差10倍。 韦乐平指出原因主要是因为电信在最求高性能的时候,逐渐形成了过度复杂性和封闭性。韦乐平举例介绍,电路开发了2000到3000个功能,但用了不到1%;中国电信开发了100多个智能的业务,但最后只用了两个,主叫号码识别和呼叫转移;厂家开发设备和板卡70%是没有用的,70%的板卡从来没有用过。目前,中国电信这张全球最大的络中,仅设备数目就接近500万,设备种类、络数目更是难以统计。

  电信业的基本思路就是垂直封闭式架构,软硬件一体化,追求高性能。 韦乐平指出,这种体系下,厂商通吃络,难以实施业务创新,长此以往,结果是形成了一个复杂无比、刚性而昂贵的巨大络,而且还在不断繁衍扩大, 动不得、碰不得。

  思科的路由器,谁能进去改点东西,搞点创新?这是不可能的。 韦乐平指出,电信络和业务形成了一个烟囱群,新业务的提供往往需要开发新设备,更是加剧了设备种类和数量的大量繁衍。由于络创新体系的限制,电信业新业务的开发速度也无法应对业务的挑战, 大量核心业务流失,或者被互联取代。

2011年南宁教育综合天使轮企业
食得鲜完成Pre-B轮融资具体数目暂未公布
2006年福州家居C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