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剑尊 第24章 血战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2:01

绝世剑尊 第24章 血战

呯!

一众黑衣人闯进徐原房间,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不好!中计了!”司马君尘惊呼一声,身后连续发出几声惨叫,几名黑衣人倒地身亡。

“哼!你们果然来了!”门口被团团围住,徐原执剑冷喝。

围住门口的人并不多,但却都是徐家的精锐,老弱妇孺都在白天被徐原派人遣送出城,即使徐家覆灭,好歹留有子嗣。黑衣人的数量比徐家稍多,而且都是dǐng尖高手,又有三大族长坐镇,这一战,徐原心中毫无把握。

“你们是怎么发现的?”杨天霸扯下面罩,看到对面仅有徐家人马,杨天霸顿时放下了心,没有沐家和薛家相助,这次你们徐家死定了。

“这重要吗?”徐原冷笑。

“呵,确实不重要。”方天上前一步,摘下面罩,目光中噙着阴冷的笑容:“凭你们徐家一家之力,是不可能与我们三家精锐抗衡的。就算你们提早知道了,结果也不会变。”

好狠的人。徐原心寒如冰:“我徐家与你们三家素无大仇,为什么你们要这么绝?”他望着司马君尘,脸上满是轻蔑:“司马族长,当初你夫人重病求医,雷家不肯给你回春丹,是我徐家请来帝都神医救她一命,这恩,我徐原未曾提过,如今,你恩将仇报,难道心无愧疚?”

司马君尘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确实,徐家曾有恩于他。

“还有你,杨族长。”徐原冰冷的目光又射向杨天霸:“你儿子杨天启去年修炼遇到瓶颈,是我徐家送去一颗培元丹,才助他突破。我想,杨天启今天也在这里吧?”

杨天启扯下面罩,叫骂道:“我在又怎样?我就是要杀光你们徐家这群狗!”

“呵,这培元丹有多珍贵,不必我説,雷家乃炼药世家,从来不缺培元丹,雷龙可有赠过你一颗?你反倒与雷家为伍,处处针对我徐家,是何道理?”

杨天霸语塞,脸色铁青。

杨天启却不满徐原的言辞:“我就是拿了你们徐家的东西又怎样?今天你们徐家全都要完蛋,东西还不是都得归我们?”

“闭嘴!再多嘴一句,要你命!”徐寒冷喝一声,杨天启竟吓得身子一缩。

“还有方族长,我徐家与你方家曾经的交情,不用我在这一一説明吧?”徐原意味深长地望向方天。

方天冷哼道:“徐原,你们徐家死到临头,以为把这些旧事翻出来我们就会心软放过你吗?!”

徐原长叹一声,他哪里是想求他们放过,他徐家从不亏欠谁,也乐于帮助其他家宗,但他人却从不记恩情,为了一已之私,就可以下此狠手,着实令人心寒。

司马君尘突然大笑:“徐原!你今天就算全身长嘴也难逃一死!”

“对,给我上!”杨天霸喝令道。

上百号黑衣人一齐出动,与徐家精锐交战一片。

“一群狗!”徐秋雨一剑挥出,剑气撕扯掉一名黑衣人的面罩,徐秋雨目光一凝:“呵,好一个司马红叶,看你在年会一派君子作风,竟也是此等蛇蝎心肠的小人!”

司马红叶阴冷笑道:“随便你怎么説,反正今晚你们必死无疑!”

徐秋雨是气境一级巅峰,而司马红叶是气境两级,徐秋雨自然不敌司马红叶。几招之后,徐秋雨落了下风,司马红叶的娇艳剑气令她心智渐迷。

见徐秋雨完全失去反抗力,司马红叶冷然一笑:“结束了。”一剑,夺命。

“住手!”徐寒一声冷喝,踏着诡异的步法,一剑退司马红叶。

司马红叶连着跌退好几步,脸色一变,他的力道更强了!

徐寒初次战司马红叶是气境一级,昨天刚突破,晋升至气境两级,力道也由两万斤提升到了两万三千斤。徐寒是气境,并且身体吸收了银色火焰变得强壮无比,因此,徐寒每晋升一个境界,对力道的增幅也比常人要大上不少。

“我不杀女人,你若想活命,就老实地呆着!”徐寒托住徐秋雨的腰,把她轻轻放在地上。

司马红叶释放剑气,一剑袭来,“你不杀我,可我要杀她!”剑锋一偏,竟直指徐秋雨。

“滚!”徐寒剑气绽放,司马红叶再退。

“你,气境两级了?”司马红叶大惊失色,徐寒的剑气分明有四级气劲,算上九层境界剑技的增幅,至少是气境两级剑修。

“知难且退,别逼我。”徐寒冷冷道。

“废物,去死吧!”杨天启突然从徐寒背后偷袭,天狼剑直刺徐寒。

“不自量力。”徐寒回身一剑,两万三千斤的力道直接震飞杨天启。

杨天启恨徐寒入骨,年会被他震飞,已让他颜面扫地,现在又是被他轻松一剑震飞,深深的耻辱感爬上杨天启的心头

绝世剑尊  第24章 血战

。杨天启咬着牙,狰狞的目光射到徐秋雨身上。

“杀不了你,我也要杀了她!”杨天启须臾间扑来,一剑斩向徐秋雨。

“死!”徐寒全力一剑,杨天启被拦腰斩断。

“天启!”杨天霸暴怒,霸王剑气涌向徐寒,“霸王之怒!”

“你的对手是我。”徐原腕臂一震,紫电游龙脱手飞出。“惊鸿游龙!”

冷笑声在徐原耳畔响起:“徐原,你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

司马君尘和方天一齐挡下徐原的惊鸿游龙,杨天霸飞扑徐寒。

“六芒落叶斩!”徐寒身上绽放出银色剑气。

“同样的把戏,你认为我会上两次当吗?!”杨天霸这次学乖了,立即释放出剑气罩防御。

是不是同样的把戏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徐寒唇角轻扬:“次芒!”银色气刃呼啸而出。杨天霸脸色煞白,和年会时见到的招式不同,这剑气密度极大,狂放霸道,所向披靡。

此时想躲来不及了,杨天霸只能硬着头皮拼。霸王剑气与银色气刃碰撞,剑气四溢,僵持片刻,银色气刃爆散,霸王剑气如浪潮袭来。

徐寒冷笑:“看你挡不挡得住!”同时释放剑气罩,霸王剑气和气刃碰撞被卸掉了太多气劲,威力减半,被徐寒剑气罩轻松防御下来。

而爆散的银色气刃忽然分裂成无数细小的气刃,如骤雨急diǎn。

“糟糕!”杨天霸急退两步,以剑气罩抵抗。

“追风剑道,追魂诀!”徐寒左手虚托,赤焰地狱浮现,化作一道赤色流光激射而出。

杨天霸的瞳孔不禁放大一倍,激射而来的赤色流光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时间用剑技去抵挡,杨天霸一个侧翻,试图躲开这一击。但他想错了,赤焰地狱早已锁定了他的气息,无论他怎么躲怎么逃,赤焰地狱都会刺穿他的心脏。

噗哧!

“呃……”杨天霸眼睛直了,有惊愕,也有恐惧。

司马红叶吓得脸色煞白,下盘不稳,瘫坐在地。面对徐寒,她再提不起一丝斗志。

“什么?!”杨天霸竟然被杀?!司马君尘大感不妙,徐寒实力在杨天霸之上,没了杨天霸,他和方天恐怕不是徐原父子的对手。“方族长!合力杀徐原!”他们别无选择,只有拼尽全力在徐寒赶来之前斩杀徐原。

方天也明白局势,实力不再保留,狂霸的剑气肆意释放。

徐原也使出全力。

三位族长的全力碰撞,空气震荡,剑气狂乱,大地爆裂开来,碎石飞舞,烟尘四扬。

徐原沉哼一声,一口血箭射出,凌空倒飞,而司马君尘和方天的剑魂却同时刺向徐原的要害。

“爹!”徐寒愕然,怒而低吼:“追魂诀!”赤焰地狱疾飞而出,赤色流光直射方天。

“啊!!!”方天惨呼一声,魂归命天。

司马君尘的长剑却一往无前,刺穿徐原的胸膛。

“不!!!”徐寒嘶喊,身影闪至,“给我去死!!!”怒吼,悲啸,狂怒的一剑,灌入徐寒全部的剑气。

“啊!”司马君尘身体轰然爆开。

“爹!”徐寒一把托住父亲,将他抱紧。“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徐原嘴角不断渗出鲜血,伤口血涌如泉。

“寒儿……”一只血淋漓的大手轻触徐寒的面庞,那冰凉的触感渗透徐寒的心底,冷入骨髓。

“爹……孩儿在这。”徐寒握紧徐原的手,泪水夺眶而出。

司马红叶此时软绵绵地瘫坐在地上,表情呆滞。父亲死了,徐原也死了,她呢?又剩下什么?是快感,还是仇恨?

徐秋雨也清醒过来,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丧父之痛,刻骨铭心。

周围的人仍在厮杀,并且因为族长的死,各方人马厮杀得更加惨烈,仇恨,足以蒙蔽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今夜的徐家,惨烈,凄凉。

河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河南治疗阳痿方法
河南治疗阳痿费用
河南治疗阳痿医院
河南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