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极品驭灵师 {183}暗魅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9:55

极品驭灵师 {183}暗魅

石开又不傻,自是知道这青岳在极力给自己找台阶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将面子里子给丢个精光,忙点头附和,“前辈夸奖,谢谢前辈对我的信任,接下来,我定会将平生所学帮大家解除伤痛,再说,还原病者一个健康的体魄,本就是我们灵师的基本职责之一。”

洛珊灵点头附和,两人客气寒暄两句,再次进入给伤残者治疗的行列,遇到疑难杂症地,两人还时不时交流上两句。

因为灵师也不是万能,当人体的脏器机能到毫无生机的地步,再强的灵师也只能起到延缓生命流失的地步,根本不可能将其治疗地像年轻人那样生龙活虎,除非灵师得修为能有再生之效,不过据洛珊灵所知,现在没一个灵师能让脏器再生。

就这么忙碌了七八天,飞仙城受伤地修者已治疗了个七七八八。

飞仙城在城主府花费了大量灵石地安抚与招抚下慢慢地又恢复了正常地运作。

洛珊灵在此次斩杀猫妖行动中,得了一百五十七万灵石,灵石治疗费得了八十万灵石得辛苦费。

随后在纳兰琦和石开的介绍下,洛珊灵,郑浅,令狐白和梨元四个人合伙盘下了一家客栈和一家丹药铺。

丹药铺地位置还不错,就在第九广场地丹林街,回春林丹药铺地斜对过。

客栈的位置有些偏,但占地广阔,听说以前也是个修仙大族在居住,后来不晓得得罪了谁,一族六百多口人,一夜间被人杀了个干净。

据纳兰琦所说,城主府当时也派人去那宅院查过,但是一无所获,六百多口人地骨架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除了满宅院的血腥,连事主的一根发丝都未曾留下,于是,那宅院,城主府为其保留了一百年的时间,供事主的后人来认领,但一百年期限早过了,并没人来认领.

哪里反倒成了人人不敢踏足的鬼宅,就算修为很强得元婴老怪进去后,也不敢在哪里过夜,因为第二天醒来他们身上均是被搜刮地只余一片遮羞地内裤,然后所有得值钱法宝都会不翼而飞,再然后他们得法宝就出现在飞仙城地暗魅拍卖场。

暗魅拍卖场是个很神秘的地方,也是唯一一块在飞仙城不受城主府管制的区域。

暗魅拍卖场所在的区域叫闹谧。

闹谧区就像品字形结果中的一个口,在飞仙城中有块四四方方的地方,这四四方方的地方有四个出口,人要进那四个口不容易,可是能活着离开那四个口也很不容易。

因为在那四个有出口的地方常年蹲守着以抢劫修者财物为生地修者,这些修者在闹谧区内可任意抢劫别人的财物,只要他们有那实力,且这些人只要不踏进暗魅拍卖场就没人管。

当然,这些人同样不能出闹谧区抢劫,因为一旦出了闹谧区

极品驭灵师  {183}暗魅

,就不再受闹谧区的庇护而要接受城主府的管制和惩罚,在飞仙城,明抢是属违法地。

其中也不乏有些人就爱钻闹谧区和飞仙城地空子,比如在飞仙城浑水摸鱼或趁夜黑风高抢了别人的财物受到飞天捕快地追捕,他们就会躲进闹谧区避难。

而飞天捕快没有城主府的批捕令是绝对进不了闹谧区地。

所以闹谧区周围很是聚集了一批靠不劳而获而生存地无赖修者。

洛珊灵,郑浅,令狐白,梨元四个人就站在闹谧区的一个出入口,洛珊灵望着那两扇被岁月洗礼地仿若一阵风就能被吹倒地破门板,“你们谁都没进去过吗?”

三人均摇头。

“那你们想进去看看吗?”洛珊灵又道。

三人点头,异口同声道,“想是想,就怕一进门被人抢了个精光,这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行走。”

洛珊灵看看头顶明晃晃的太阳,“他们晚上盯着人抢,白天难道不修炼或补下觉?”

“那些人没有规律可言,只要他们缺钱缺丹药缺功法了,他们就像俗世中的乞丐随意找个地方一坐或一躺,你一个不小心碰上他们就被讹诈上了,若是他们修为不及你,一眨眼的工夫就能来一群人围攻你,听进去过的人说,你根本就不晓得那些人都是躲在那里,但是在需要人的时候,他们就那么凭空冒了出来,真地,那些人虽然不是鬼,却是比鬼还要恐怖地说!”令狐白摇着把水墨扇啧啧摇头道,“很恐怖地。”

“这样啊?”洛珊灵又望了眼那破败地门,“人多力量大,若不然咱们四个也进去逛一圈看看,反正我们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去看看又能怎么着?”

郑浅看看自己手上的储物手镯,“我花了三十万灵石刚买了个长宽高各三丈地储物手镯,是空间切割大师白素出品,别进去一趟就被那些人给抢走,我会肉疼死地。”

洛珊灵望她一眼,“那你留下。”

旋即望令狐白和梨元一眼,“你们两个怎样,要去吗?不勉强,若不想去,自便,等晚上我们去鬼宅客栈门口混合好了。”

令狐白望郑浅一眼,“我留下陪浅浅,梨元你跟着青岳大哥去看看,看着形势不妙,就赶紧向外跑,只要出了那两扇破门,他们就没法了。”

梨元点点头,“好,我跟着你一起去。”

洛珊灵点头,“走。”

那两扇被风雨侵蚀地破木门本就离他们不远,所以,洛珊灵和梨元走了没几步就到了那破门前,两扇破木门是虚掩着地。

透过虚掩的门缝,只见里面就是一片用四方青砖铺就地广场,广场上空荡荡地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

随着“吱钮”一声粗噶的门响,洛珊灵和梨元相互对视一眼,洛珊灵带头小心翼翼地迈了一步脚,一只脚刚迈进去突地从门板上伸出四只手,两只手分别拽住洛珊灵地一只胳膊然后像荡秋千似得往里一悠,“进来吧你。”

洛珊灵就这么轻飘飘地被扔进了院内地小广场内。

稳住身形缓缓降落在小广场,哦,不能算小广场,应该算一个非常宽阔的青砖大道,因为大道的两旁也有一排排地老旧低矮屋舍,屋舍地上面挂着同样经风霜雨雪洗礼地各式招牌,茶铺,酒馆,药坊,符篆宫,宝鼎阁,一缝堂等等,应有尽有。

洛珊灵在地上站稳脚跟时,梨元也被那两人给扔了进来。

人进来后,两扇古老陈旧的破木板伴随着粗噶地吱扭声又合上了。

淮北治疗龟头炎方法
淮北治疗龟头炎费用
淮北治疗龟头炎医院
淮北治疗男科方法
淮北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