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鲁鲁一专访柳岩我不物化我有些女权

发布时间:2018-12-11 19:33:47

本文内容整理自北京交通广播FM103.9《鲁鲁一专访》

(文字:刘馨童)

(“很多人认为我只是性感,只是身材,只是有些媒体的炒作,当然不是,这是一个最大的误解。如果你把我的人生解读成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也很失败!”很多人说到柳岩可能都会说,哦,就是那个性感的女人。她曾经被说是“借胸上位”,但她说她并不是一个“物化”的女人,反而她有些“女权”的想法。)

带着“性感”标签,努力做到零绯闻

鲁一:你出道以来我们从认识你开始,就是一个性感的这样的一个设定嘛,但是我觉得与性感相对的是,我其实没有看到你有任何的绯闻。

柳岩:嗯,这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笑)绯闻都没有,哎呦是圈里面的男演员看不上你吗?跟你合作的这么多男艺人怎么就都没办法喜欢上你呢?有时候很无奈,就连我妈妈也很操心。以前我做主持人,是萝莉时代的时候,但凡跟哪一个男主持搭档的时候,我妈妈就会说:“他不错哦”,然后怎么怎么样。

鲁一:都有哪些呀?你妈妈觉得不错的。

柳岩:都不错,就是年长的。就包括没结婚的戴军哥,到后来欧弟啊,还包括大张伟啊。还有好多啊,因为我几乎跟国内所有的男主持都有合作过吧。

鲁一:你妈妈都觉得可以?

柳岩:我妈就觉得都挺好的。然后演戏也是,我妈也会觉得,这谁不错,那个谁不错。我就会偷偷告诉我妈,这个呢,有女朋友,你不要问这些了。我说,这是工作,不要扯上私人感情,这个要随缘分的。我妈真正催呢,是在我30岁之后才开始着急,现在已经没啥好急的了。

鲁一:她现在已经不催了?

柳岩:因为我妈虽然在我们家是很强势的那一位,可是现在我是最强势的那一位。其实我妈是比较典型的会催婚的妈妈,可是也是非常心软的妈妈,就觉得再逼问自己女儿吧就显得很过不去了,就别让她过不好年,别让她就是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不开心。我也希望听到我们这个节目的妈妈们放儿女一马。

鲁一:身上有性感的标签,但你却是零绯闻,你会自己特别强调跟自己说,我要做好其他的很多方面吗?

柳岩:会会会。我妈管得严,我妈是语文老师。我其实在成年之前都没有过一个异性朋友,就连我们以前小学啊,初中啊男同学暑假寒假来抄我的作业,来敲我的门,就是同一个院子里的小孩来敲了门,被我妈发现了,哇,我那个暑假都快没好日子过了。她不能接受,我妈非常传统。所以以至于到我很大了之后我还不是很懂跟异性怎么交流。我就是比较冷酷的态度。有这种教育的老妈啊,就是那种,“不要跟男孩子说话,会学坏哦。”或者说,“你好好学习就好了,整天跟男孩子玩在一起,像什么女孩子样儿啊。”我是这种教育环境下长大的。

鲁一:你听得进去啊?

柳岩:当然听得进去呀,我也觉得男孩子好坏哦,不要影响我学习,然后打打闹闹的干嘛,你去追别的女孩子。然后谈恋爱更认为是绝对要禁忌的事情嘛,就觉得读书时代谁谈恋爱就是坏女孩。我甚至连那种同性友人啊,如果这个女孩子青春期的时候了其实都,应该可以谈恋爱了,然后就说我男朋友怎么怎么样,他用我杯子喝了水。我当时就会觉得,好恶心啊,干嘛啊,你的杯子怎么能让他喝,上面还有口水。她说这有什么关系,我就会说,有关系!这个就特别可笑啊,现在想想,但是说明我的青春期,对男人也好,对于恋爱也好,是没有人给我正确的引导。我哥哥比我大4岁也是个叫“木头疙瘩”的那种。他也开窍很晚,他更没有办法从男性的角度给我一些说跟男孩子怎么相处啊,以至于我就是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那么懂得就是招人喜欢或是有异性缘,我到现在都是异性缘很不好。

鲁一:可能你的底色是这样的,但是你会特别强调吗?强调对自己说,我作为一个女艺人,我身上有这个性感的标签,但是我不要让你们觉得我是放荡的,可侵犯的。

柳岩:我会强调。我觉得是这样。就像我跟男艺人合作就会特别特别撇清一点关系,而且有时候是同一个发布会什么的,比如说我穿得比较性感,或者说我其实没有穿得很性感,可是男艺人往我这个方向一看,还不是看我哦,被媒体拍下来,就会说别人谁谁谁偷瞄我。

鲁一:对,上经常有。

柳岩:你说这些男艺人的宣传恨不恨我?其实跟我没关系啊,其实跟他们家艺人也没关系。但是,有的时候就是标题党会怎么的。

鲁一:他可能觉得有意思就这样去发了。

柳岩:有的时候就是媒体觉得好玩嘛,或者说有点嘛,也没有太大的恶意,我也永远不可能会怪媒体,因为我自己媒体出身,我也感谢媒体让大众认识我,然后我就很无奈,所以我现在出席活动也好,或者是拍戏的间隙也好,我其实反而会比较保护男演员,就是哎呀别到时候万一被别人说什么什么影响到你就不好了,但是我也不觉得委屈,我觉得做好自己的部分,也不要影响别人吧。这是最起码的。

(柳岩身上的性感标签有时候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舆论发酵效应。她作为伴娘参加了包贝尔、包文婧的婚礼。新郎与伴郎团把柳岩抬起想要扔入水池。柳岩尖叫,最后贾玲出手解围。舆论将这段视频视作闹伴娘的恶习,引起了很大争议。之后柳岩上传了她的道歉视频。在柳岩道歉后,新郎包贝尔也在微博上发了道歉的文字。他说:“对不起,谢谢。······只是一个玩笑,不知道会闹这么大。······我尊重每一位女性。我与你们一样憎恶那些婚闹,憎恶那些伤风败俗的陋习。我接受所有的祝福还有批评。”)

性感不等于低级

鲁一:一开始你的身上就有一个标签就是性感嘛,其实我很能理解这个,因为这个能让人记住我,这是我的一个方式,可是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需要说服自己?

柳岩:大家都觉得性感这个标签对我来说,是不是因为我明明自己不是很乐意,但是还是要扛着这个标签,含着泪往下走。

鲁一:可能没有这么严重啊我是说。

柳岩:有一些人会这么理解的,但是我想说我一开始出现其实是萝莉的形态,性感的路线其实不是我自己给自己定位的,是大家认可的。要是熟悉我的工作团队的人,包括我们公司老总,就会说,柳岩和性感有什么关系,她就是个老黄牛而已,她就是比较忠于公司。就是比较拼的老黄牛,她跟性感有什么关系,然后说,可能是身材的原因,好像有时候老总也会买来我拍的一些时尚杂志说,哎呀,好像柳岩现在是大姑娘了,不能把她当小姑娘看,还蛮有魅力的,是有女性魅力的,然后就觉得,你可以走走看。只是因为我走性感路线好像会真的比较轻松,就是一个艺人有时候经常想给自己定位嘛,有时候你想给自己的定位和别人看到你的感觉,就像自拍一样,就你自己拍你自己跟别人拍你其实是两种样子,那既然我自拍是这样,你拍到我也是这样,那说明性感是跟我是吻合的。哦,原来大家是认可我性感的一面,那好我就有这个标签吧,而且我要把它扛住。

鲁一:你那个时候会不会考虑啊,这个会不会有压力啊?

柳岩:我不会啊。

鲁一:因为10年前中国比现在可能更加保守一些。

柳岩:我不会啊,因为性感跟低级其实真的是有天壤之别的。我是个思想行为很保守,但是对于性感这个概念我是很能接受的。我也是个女性,可是我很喜欢看性感的女性。我都记得以前买男性杂志,我是因为钟丽缇的封面去买的杂志,记得那是那个杂志几乎算创刊吧,就头几期,后来我也拍了这个杂志,还拍了三次以上。我觉得是有力量的,性感跟低级其实真的是有天壤之别的,我喜欢那种呈现出来的魅力,它很吸引你。

鲁一:其实内心没有那么大的一个矛盾,说要说服自己怎么样,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可能就不会做了。

柳岩:最可笑的是很多人见到我的时候都认不得。他们以为我整天就是性感的着装,每天去买菜,去超市,去看电影,就说哇,这是柳岩,完全认不出呢!(笑)我心想说,我生活中要那么引人注目干嘛,我也是个很正常的女性好吗。

鲁一:之前我们就做了一个在上的一个提问,就是你想问柳岩什么问题,因为以前我看过一个节目,印象特别深刻就是你说可能你的粉丝十有八九都是男生,可是你知道吗,这次我们在上做的这个提问,十有八九都是女生在提问,所以你自己会觉得好像我的受众群从男生转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女孩开始喜欢我了。

柳岩:当然你说的是对的。就是喜欢我的女生越来越多了,就是当他们更愿意走进我的内心,更愿意多一些了解我的表达、我的思想或者说我平时真实的柳岩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们不说会深深爱上我,可是他们起码会有一个比较公平公正的眼光来对待我。

《大闹天竺》唯一女主角

(由王宝强导演,柳岩作为唯一女主角参演的电影《大闹天竺》将在大年初一上映。她前期去了很多地方为电影宣传路演。在山东去了一家著名的技校,她站在一台挖掘机的挖斗里,被送到空中。)

鲁一:我是看到那个挖掘机啊,就是你站在那个挖掘机里,我就觉得有点吓人。

柳岩:大多数人都觉得,会用“太拼了”这三个字来形容我宣传的这种状况,但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说,诶,柳岩你不是头衔是“女神”吗?你怎么可以那么接地气?我觉得在挖掘机里就叫接地气吗?这不是我们小时候的愿望吗?

鲁一:小时候会有这样的愿望?

柳岩:因为我出生在湖南衡阳,我爸爸妈妈所在的单位就是一个机械施工公司,我们院子里就停了很多很多的挖掘机。我小时候只是停的时候在那个挖掘机那个铲子里头待一会儿,但是从来没有在腾空的状态下在里头待过。

鲁一:小时候有那个幻想啊?

柳岩:我就觉得如果有一天能坐在里边多好。我不害怕。首先我不是那么恐高,甚至我还觉得很过瘾。我还请开挖掘机的老师说能不能再开高点啊,我不怕的,他说不可以不可以,这有安全高度。事实上真的没有太高,估计五米以内吧。

仍有天王天后的企图心

鲁一:你自己会不会给自己设定一个成为“天王天后”的目标?

柳岩:我觉得到我这个阶段我还是会设定。我觉得还有机会,可以拼一把。

鲁一:吃瓜群众可能觉得娱乐圈的女艺人靠着自己的刻苦,能干能够上位的,他可能不信,他愿意去信那种潜规则。

柳岩:哎呦,我觉得这个会打脸吧。因为你看看现上比较成功知名度比较高的一线的女艺人,你们觉得谁是仅仅一部戏就红了的?他们谁不是拍了那么多部戏或者从小从童星做起,一直拍戏,慢慢慢慢才被大家认识的。哪有这么轻而易举一炮而红的事情?可能在八九十年代还有一首歌成名的这种例子吧,但是现在一部作品就完全爆红不可能的呀,或者这种爆红最多也就是一个现象级吧,就是一年可能也就过去了。但是你要说还上这些女艺人谁敢不拼呢?谁敢不拼啊?就是越红她反而丝毫不敢怠慢,因为现在的娱乐行业跟以前真的不太一样了,以前就是仅仅靠作品说话嘛。这是可以的。现在除非你已经到了那种“天王天后”级别,如果不是,你就还得保持你现在的热度、曝光量、广告量、还有你的作品的水准。这一切一切,你休息一个月或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你就不见了,这是很有可能的。

我愿意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一切。

鲁一:出道应该已经有10年了吧?

柳岩:我是05年的冬天,我还记得是12月4号来的北京。哇,已经好冷了那个时候,然后不穿秋裤的我就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冬天的恶意,就感冒了一个月,但我还是坚持不穿秋裤,南方人嘛。南方人不知秋裤为何物,就是永远你看我到现在今天都是一条很薄的运动裤。我觉得出人头地没什么不好啊,只不过大家觉得我这么直白地说出来是不是很俗。

鲁一:不俗啊。

柳岩:机会是得靠抢的。这种抢不是说,哇,我动用什么关系或者说私底下我去怎么样,而是这种抢是你不能够在你任何一次上台的时候出任何差错,你在每一次有机会露脸的时候一定要尽情地表现自己所有的闪光点,让制片人让人家看到,这就是抢。

鲁一:会焦虑吗?

柳岩:来不及焦虑,就是…….

鲁一:你是不会焦虑或者紧张的?

柳岩:紧张,可是没有时间啊,没有时间去想我要怎么调整心。我每天觉都不够睡那个时候,上台就几颗牙齿露出来把脸皮扯开就上台了,就是微笑着去用一个最好的工作状态。艺人都是这样,包括演员,你再怎么不开心,有多少情绪,只要在镜头面前,就要这样,因为所有人都在等你啊。你演员状态越好,今天拍得越快,大家就早收工,很现实。当它成为一个行业流水线的时候,你就是合格的零件,你不能做掉链子的那个零件。

鲁一:你当时给自己设定过年限吗?

柳岩:有,刚开始我来北京北漂就觉得主持人其实挺难的这个行业,做娱乐主持压力又那么大。我当时有男朋友嘛,我男朋友在深圳,然后他就提出来的,说三年吧。他说如果我不让你去你会恨我一辈子,但我让你去,三年的时间应该够吧。我说够。

鲁一:他说三年,他等你?

柳岩:对,就是三年之后如果你还是没有什么苗头或者说也养活不了自己,你就回来,那我们就安安心心地结婚哦。我就说好。结果三年之后我也没有大红,可是我知道我已经放不下自己的工作了。我也知道我在这个城市我完全能够养活自己,还能够活得还可以。我其实那个时候有一点大女人的心态,甚至有一点点女权,就是说我可以靠自己,我不想回归家庭,靠老公的工资去养活我们的家。我其实现在想想,冷静一下并不是我不爱他或是怎么样,而是我有一点太自我独立了。

鲁一:不想靠他来生活。

柳岩:我觉得我有机会完全靠自己,还活得可以不错,我在这个城市应该能活下来。

鲁一:非常棒,非常棒。

柳岩:我就想着,我不想回头去接受现成的。因为我那男朋友人很好,他经济条件一般,也不错,就是如果我们组成家庭,就是个小康之家,也是另一种生活。我觉得也会很好,可是虽然会很好,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说那个时候的我配不上你,如果我们建立家庭,什么都是你给的,我连家里的厕所都不是我能够花钱买得起的,一块砖头我都没有花过钱,我有什么资格成为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所以当我有资格很独立,有一个独立的人格,完全依靠自己去开始生活的时候,我想那个时刻真正开始长大,可是要知道那个时候我已经二十七八了,其实二十七八岁的年龄做我这样的决定,是很冒险的。因为你输不起啊,年纪不小了。

谈恋爱在最开始不愿意谈,确实是单身了五六年。确实不愿意谈恋爱在北漂的时候,因为我还没有打拼下来我的小天下呢。我怎么可以浪费时间去谈恋爱?那个时候我认为谈恋爱是浪费时间。你如果想把你的工作做到更上一个台阶或者到你的那个目标定位的话,你就是得把你所有谈恋爱、去娱乐的时间用来工作,因为你又不是天才型的,也不是任何成功唾手可得的,你就得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笨鸟先飞呀。这是非常等价的交换。

谈恋爱当然好啊,哇,天天看电影,哇,吃爆米花,这里好玩,那里好玩,那请问你的工作呢?请问你的目标呢?请问你最初的梦想呢?你不是还不忘初心吗?你就想着谈恋爱。我很勇敢,我无畏,我愿意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一切。

你要知道我十几岁的时候,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就已经能挣钱了。我挣到的奖金或者是钱,我第一时间我就会去报夜校的班去学电脑学外语,我有很强的那种生存意识。

鲁一:你真的是。我看到一个说你以前主持节目的时候特别特别累了,然后大晚上还去学跳舞。

柳岩:嗯,我就觉得,哇,我不可以输给别人,因为我比别人笨,我资质很一般,我长相也一般,身材也没有那么好,然后也不是说名牌大学毕业,也没有很好的资源,并不是说家人朋友从事这个行业,完全就是一个草根嘛。我很勇敢,我无畏,我愿意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一切。

以前就是在北京,随着公司的搬迁,我搬家搬了四五次吧,所以我在租来的房子里不会投入任何的….

鲁一:不会投入精力去布置它。

柳岩:对,自己的部分,我每天都嫌觉都不够睡,床为什么那么硬,其实我足够有钱去买一个好的床垫,我不会想到,因为那是租来的房子。我也从来不会去菜市场的时候,顺便去买一点花或者一个精美的花瓶。就我进这个租户这一天,是这个样子,我走的时候也是原封不动的还给他这个样子。我突然觉得好可怜。直到我有钱开始买了第一个公寓起,我才发现,哇,原来我买了一个好舒服的床垫是这么舒服的一个事情。我可以每个晚上都安然入眠,这是我早在五年前就该做的事啊,我又不是买不起这个床垫。

鲁一:那个工作的阶段可能就像你说的生活得很简陋,真的可以说生活得很简陋。

柳岩:你用“简陋”这个词我真的觉得好心酸。(笑)不过事实就是很简陋。生活还是要在点点滴滴当中过得浪漫一点,滋润一点,对自己好一点。这不影响你拼的二十四小时。你完全可以花几分钟让你的生活变得美好一点,要不然,密不透风的屋子没有一缕阳光,人会死,会绝望,真的。

这种苦其实有的时候并不是身体上的折磨或是思想上的,而是有时候你走在悬崖边上那种特别无助的感觉。很多人就是最后一口气撑不下去,就回头了,或者坠落了。

鲁一:你的那一刻是在什么时刻?

柳岩:也差不多三十岁的时候吧。就是发现我买不起房子嘛。我发现我买不起车,我三十了,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我未来不是说女孩子的最后一步退路是嫁人吗?可是我发现嫁人其实比事业成功更难,因为你要嫁就要嫁得好吧,你要嫁得不委屈不憋屈吧,你要嫁得是满心欢喜吧,而不是有怨有恨吧,所以嫁人在我看来比事业更难。所以我把嫁人放到了事业之后,现在我仍然会把事业放在最前面。在一个年龄的临界点会有巨大的压力,所以我才会在三十岁的时候坚持不下去彻底崩溃的。

鲁一:那当你三十岁的那一年,你会自己跟自己怎么对话呢?

柳岩:我对话不了。我就敲开我们老总的门。我们副总是一个女人,比我大不了几岁。然后我就跟她讲了作为女人之间的对话,我就讲了我的担忧,我对未来的迷茫,而且我做主持人那个时候还不错,但也并未到所谓的“一线”。然后演戏的话,好像我从三十岁才开始演戏,其实很晚。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最终我说,可不可以比例分成少一点。(笑)我就觉得我生活很辛苦,如果说三十岁我还供楼啊什么的都不行,然后我们老总就跟我说,我记得她举了一个李冰冰的例子,她说你记不记得李冰冰第一次领奖,她从台下走到台上,她说从台下走到台上其实是我十年的过程,我才拿到这第一个奖。她说她能熬十年,你能不能?我那个时候还没到十年的期限呢,我说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她说你再撑一撑,经纪合约我们可以帮你再改,钱对于我们公司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其实她给了我力量。结果后来就拍了《画壁》,然后《画壁》虽然我也不是女主演的角色,但是它的确为我的演艺打开了一扇窗,让我有了比较高的知名度,随后我就开始有一些演戏的机会,也开始真正意义上开始赚钱了。就是这样,在同一年发生的事情。

柳岩:讲起来我会老泪纵横。比如说十年前,跟我一起来到这个城市北漂的小伙伴们,可能认识的有十个,二十个,一年一年,一年一年,他们就不见了,生活圈子里慢慢地淡开了。那直到十年之后,还有一些小伙伴们仍然在这个圈子里边努力地生存着,就是他们也没有赚到很多的钱,也没有很好的机会,甚至跟我在同一个剧组,可是我们之间的待遇却有着千差万别,并不是我同情他们、可怜他们,因为还有好多人可怜同情我呢,只是我会觉得梦想的代价十年还不够久吗?可大家仍然抱着希望,仍然抱着自己不忘初心的那种态度,还在这里坚持着。因为有些人觉得,唉,可能做不了演员,唱不了歌,就回家在小镇上开个店啊,或者说我回去当个老师啊,可是他们可以回头的,但是他们义无反顾地一直走下去了。所以你把这些人的脸,挂上十年的期限和时间,你也会很纠结,以后你有什么样的资格和态度去告诉现在比你小十岁的人他们对未来该何去何从。就像昨天有个问题问我说,啊,对刚出道的一些什么女生该有什么样的建议,我说我没有任何建议可以给他们,即使你认为我有这样的资格,但其实我没有。因为年轻最大的优势就是越挫越勇,你说什么他不见得听得进去,只有当他受到挫折,只有当他摔倒在地上,当他记得那种痛,他才能够领悟到什么样的道理。那是靠他自己去体会的。我在想如果在三十岁那年我没有拍《画壁》,我还是一个勤勤恳恳的主持人,我还在各个电视台就是抢着每个机会能上去主持,我可能每个月还是能挣一些钱,但我心里会很没有安全感,我就不知道明天在哪里。而且三十岁之后我真的要考虑家庭了,我都没有花时间在男人身上,怎么会有一个男人来找我。而且也像我说的,我对婚姻要求那么高,我可不想有怨有悔地去跟一个人结婚。

我的第一颗钻石,是自己买的

鲁一:我听到最开始你在鲁豫姐那个节目里说,你对爱情那个阶段好像没有那么的渴望,我不知道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你渴望爱情吗?

柳岩:渴望啊。

鲁一:现在是渴望的?

柳岩:我现在渴望反而就是那种不疾不徐、不骄不躁。

鲁一:现在是不是有男朋友啊?

柳岩: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笑)没有,没有男朋友,因为总觉得可能有的时候总有一些可能发展的对象,但是当你一旦跟别人说成是男朋友的时候就会有很大压力,然后这个人就不见了。

鲁一:他那个压力是什么呀?他为什么就不见了?

柳岩:哇,那要是天天被拍或者被周围的人说,而且尤其是我这个年龄段也不是说谈恋爱,谈着玩啊,所以说是要严格筛选把关的,不能很轻易地恋爱。我现在做一个熟女的阶段,大家也不用可怜我感情状况为零或者是你咋还不办正事啊,我就觉得可能是我太不在意了。对,我总是想花更多的时间给自己啊。再说了谈恋爱的对象有那么好找吗,同学们?

所以女性当你自己给自己买了第一颗人生的钻石,买第一辆车,买一个小公寓,有一点小小的积蓄,哇,你就是一个成功女性。

鲁一:很多女人觉得那些东西需要别人去买,是别人送的我才高兴。

柳岩:(笑)我也高兴,但是我觉得女性一定要有自己的经济能力吧。就是你首先你要自己给自己,然后你才能有一个更轻松的心态,期待有人可以给你嘛,就像我自己给自己买的第一颗钻石,可是在这个前提下,我也希望有人能送我一颗钻石。这样我们是可以携手另一半走完下半生的。

鲁一:你不是说图它那个价值,你是说别人送给你的我能够接受到这份暖暖的爱意,其实很高兴的。

柳岩:那倒也不是,我要真结婚,那个钻还是要比较大。(笑)我觉得别的钱你能省,钻石不可以,我还要发朋友圈炫耀的。有时候还蛮俗的这样去想,但是尽力而为吧。就是如果我期待着,比如说我知道你的经济能力可能你不是很有钱,但是你却把所有的积蓄去买了这一颗钻石,那我就会觉得,哇,那就很打动,而不是说你明明很有钱,却买了一颗那么小的钻石。你知道近期吗,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十年的朋友,他就说我要跟我女朋友求婚了,他就拿了一颗钻戒。我当时就劝他,说你女朋友会生气,你这个太小了,而且就是真的比较便宜。我就说其实你有这个经济能力,你为什么要买,他说她不在乎的。我说你不要以为女人不在乎这些,在乎!而且你这个款式怎么这样,他说,哎呀,这个款式已经是这个牌子很新的。我们不要新,我们要经典款!就是我会忍不住要告诉他,如果是人生当中这么重要的女人,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好,钻石大小我能忍,可是你还是要根据你的经济能力的前提下,看看到底比重有多少?我们得看重这个的。

鲁一: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一个仪式,所以你得重视这个仪式。

柳岩:对,他居然认为这个女人爱他说,其实她不介意,你就可以给她买一颗这么小的钻石。不可以!

鲁一:你什么时候给自己买的钻石啊?

柳岩:哇,我想想,我想想啊,三十岁之前?

鲁一:为什么那个时候要买?

柳岩:就是好喜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次旅游就看到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好好看啊,然后因为在那个店待了蛮久,又不好意思不买一个,然后就买了。买了还真的常常带着。

鲁一:真的吗?现在还带?

柳岩:现在被助手弄丢了,我有次还发了个微博,愚人节那天弄丢了。

鲁一:你刚刚买的时候有多开心?

柳岩:好开心哦,我真的是睡觉都带着,我觉得这种跟别人送的不一样,别人送的开心是在那一瞬间吧可能,可是那是我自己买的耶。我有时候自己看自己的手。真好看,真有品位!心里很踏实。

跟十年前比,我大不相同

柳岩:我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就是我来监督的,现在我有发言权,我讲什么他们会听。

鲁一:你怎么监督他们?

柳岩:我讲话他们就会听。

鲁一:哦,你现在是“一家之主”。

柳岩:嗯,我是“一家之主”(笑)。就是像爸爸妈妈几次看病啊住院啊,很多事情我照顾得确实还是比较好,他们也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吧,无论是金钱上的,还是行动力上的,我都能处理得很好。所以他们对我是比较放心,有安全感的。然后家里现在也有一些储蓄,就算家里任何人得了任何大病,我也不怕说我拿不出钱来救命。这是我最有安全感的一点。

鲁一:因为你很多时候就一直处于特别特别忙的状态,所以我不知道现在的话,有闲下来的时候吗?如果说有闲下来的时候你会觉得不舒服吗?因为有些人他忙惯了,他闲下来就不舒服。

柳岩:我以前会,我以前就是闲下来两天就会….慌!

鲁一:闲下来就觉得不舒服。

柳岩:天啊天啊,我怎么会有两天休息,我是不是不红了,或者说怎么没有制片人找我,为什么我不去这个活动,为什么我不去那个,为什么我不主持那个晚会,我以前就会慌得不得了,现在觉得无所谓。有时候就想有空闲时间太好了,有没有一个星期以上啊?跟我经纪人说,那我去度假咯,然后我经纪人说,哇,你心可真宽啊!闲下来还是很好打发时间的,安安静静地看几本书,然后看几部电影,然后做一个宅女,还蛮舒服的。我觉得主要是我太容易满足了,我十年前想要达到的目标,我基本上就已经达到了,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很安逸的状态。

鲁一:你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柳岩:No No No! 你十年后和十年前心态一定不一样,我现在可满足了,这真是太不像十年前的我了,然后我觉得量已经够了,量已经够了,就是我什么机会,大小机会不肯放过的时光,我已经够了。大家已经知道柳岩是什么样子了,而且全世界都知道柳岩你已经够拼了,我还要那么去走量,去那么拼干嘛呢?我觉得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好好地充电,好好地走质吧。

(柳岩出道十年,公众通过性感认识了她,她也被人说“借胸上位”。在她出演的电影《煎饼侠》中就有这样的桥段,“大鹏,记不记得我们刚出道那会儿,每天都累死累活的,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我们就希望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不被这个城市所抛弃。后来真的是有很多人认识我了。不过他们总是说我,柳岩啊,什么都不会的,只会‘借胸上位’。”柳岩在电影里哭了,但是她说,现实中她完全不会因为这种事哭)

柳岩:不要后悔你任何的决定。我很勇敢,我无畏,我愿意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一切。我完全就是一个草根嘛,哇,现在居然能让柳岩这个名字全国人民都知道。很多人认为你只是性感,只是身材,只是有些媒体的炒作,当然不是,这是一个最大的误解。如果你把我的人生解读成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也很失败!因为你永远不会去用一个客观公正的角度去看待别人的成败。

我不物化,我有些女权

鲁一:我觉得在你身上我有一个好奇,就是有点矛盾的地方,因为从女性的这个角度上来讲,如果说是性感的或者是说外形上特别招男人喜欢的,会被认为是有点“物化”的,可是柳岩你又是一个特别自立,特别自主,特别要强的一个女人,是有“女权”的一面的。

柳岩:啊,我觉得这个不冲突。就像是性感,如果男人要求我变成你们想象中性感的样子,我迎合你,哇,那你们就是在物化我,我也在刻意地物化我自己。可是如果是我柳岩认为这个样子是性感的,我就想这个样子去征服大家,并不只是男性而已,就像为什么很多女艺人会走“撩妹”路线,好性感啊,就是这种是女权。一个是顺从,一个是自我。

鲁一:这个解释非常非常好。

柳岩:对,我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就是有的性感的衣服,着装或打扮,跟露不露没有关系,就是我会觉得这样好看啊,我才会穿,我从来不会说,好像男生喜欢女生用这样的口红,所以现在出现一个叫“直男斩”的那个词讲口红。哇,因为男生喜欢我才涂这个颜色,我才不要呢。我觉得这个颜色好看我才用这个颜色的口红,跟男生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对啊,而且你为什么要讨好所有的男生呢?如果你心目当中有一个你喜欢的异性,你讨好他就够了,而且你讨好他也不需要以一种很卑谦的姿态吧,也是很平等的嘛!

更多精彩节目,欢迎关注北京交通广播FM103.9每周六下午点《鲁鲁一专访》。也可以在“听听FM”APP中搜索“鲁鲁一专访”回顾往期节目内容。

◆◆◆◆◆

往期节目嘉宾

贾樟柯丨郎朗丨窦靖童丨高晓松丨方大同丨盛一伦

何洁丨王潮歌丨张嘉佳丨蒋方舟丨冯远征

霍启文丨张信哲丨王弢丨秦昊

马薇薇丨李晨丨苏运莹丨龚琳娜

余少群丨郎永淳丨史航丨张绍刚

金志文丨青山周平丨黄英

张一白丨王晶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