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汽车是怎么变成杀人机器的三

发布时间:2019-08-18 23:28:38

  汽车是怎么变成杀人机器的?(三)

  文章导航:

  汽车是怎么变成杀人机器的?(一)

  汽车是怎么变成杀人机器的?(二)

  汽车是怎么变成杀人机器的?(三)

  汽车是怎么变成杀人机器的?(四)

  【核心提示】

  像保护人权一样保护我们的身体权益(body rights)

  机动车事故像传染病一样,是宿主、病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

  最关键的是让民众从心里意识到交通事故伤害是可预测和可预防的

  英国的交通事故率大概只有美国的1/3,因为司机更多

  1966年,Ralph Nader出版了畅销书《Unsafe At Any Speed》,详细介绍了汽车行业是如何为追逐利益而压制安全方面改进的。在这本书的序言中,Nader强调了私家车事故频发带来的巨大损失,他写道“损失的不是机动车制造者,而是车辆使用者,他们没有资格命令汽车采用更安全的设计。钱没有用在预防上面,比如改进车辆设计、纠正司机行为和完善道路规划,相反钱花在了处理交通事故上面。”根据美国疾病中心Center for Disease(CDC)的数据,每年致命交通事故的带来的损失估计超过990亿美元,相当于每名司机500美元。

  Nader建议,我们应该像保护人权一样保护我们的“身体权益(body rights)”,尽管我们面对的是经济实力强劲的汽车行业。“人们往往会因为追逐经济利益,而忽视了科学技术的运用所带来的有害影响,这是当代人面临的最大问题。汽车的悲剧就在于,它是那种人类亲手制造的,可以用来摧毁人类身体的机器之一。”Nader在书中写道。

  David Sleet博士任职于CDC的意外伤害预防部门,他认为Nader的书是颠覆性的。“这本书引发了政府对车辆安全问题的重视。从1920年代到1966年,机动车事故死亡率一直稳定上升。1966年,国会出台了两个法案,同时美国政府在运输部内部增加专门的机构,对车辆和高速公路设立标准以及管制措施。之后,交通死亡事故开始降低。”

  Ralph Nader的书《Unsafe at Any Speed》提醒人们注意美国交通事故死亡率,并且有针对性地指出了雪佛兰Corvair汽车的设计问题。图为1962年喜剧演员Ernie Kovacs驾驶雪佛兰Corvair撞在一个电线杆身亡。

  与Nader的书出版同一年,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第36届)签署了国家交通和机动车安全法以及公路安全法。同时依法成立了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该机构负责为汽车和公路设立新法规。在汽车已经上路行驶整整50年后,联邦政府终于开始重视交通混乱带来的暴力和公共安全问题。1969年,NHTSA主任William Haddon博士,也是公共健康物理学家和流行病学家,发现就像传染病一样,机动车事故是宿主(人)、病因(机动车)和环境(道路)三者之间的相互作用下发生的。在Haddon博士的领导下,NHTSA强制更改了对汽车一些特性要求,比如安全带、刹车和挡风玻璃,降低了交通事故死亡率。

  Nader的书出版后,草根组织比如1980年诞生的反酒驾母亲联合会(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ing,MADD)呼吁民众关注立法者没有解决的汽车安全问题。1985年,CDC开始针对机动车事故预防问题调整公共卫生框架,目标锁定高风险的人群,比如酒驾者、摩托车主和青少年。

  1970年代末,NHTSA引入标准的车辆碰撞试验,图为两辆沃尔沃以90mph的速度相撞。

  “我认为,最关键的是我们要从心里意识到伤害是可预测和可预防的,”Sleet说。“公众依然把交通事故当成’意外’。只要你相信它们是意外,是命运,你就不会做什么事情来阻止它。CDC继续强调机动车事故就像大部分疾病一样,完全是可以预防的。”

  CDC教育民众重新认识交通事故的方式与禁烟运动一样:第一步是让人理解危害的严重性,第二步是找出危害的原因,第三步是对于危害产生原因采取干预措施,最后一步是让民众广泛接受这些干预措施。Sleet 先生解释说:“我们之所以认为机动车事故率可以降低,是因为有很多有效的干预手段,只是没有被广大市民接受。自从汽车进入社会,我们就一直在对抗机动车带来的伤害,但至今仍未解决掉。”

  公共健康是一场马拉松,不是百米跑。Sleet强调说:“我们花了50年时间,才在禁烟运动上取得显著进展。我们应该在减少车辆事故带来的事故方面坚持下去。”

  尽管他们的主张主要是限制酒驾,但MADD为数不多的使用暴力图片来提醒人们道路安全的组织之一。这是一则2007年的广告。

  CDC这样的组织,已经在机动车公共安全领域奋战几十年,可是汽车依然是最大的危险。尽管每年交通事故率显著下降,从1930年代的每10万人中有30人左右,下降到近几年的没10万人中有11人,但交通事故依然是所有美国人的主要杀手之一。对于年轻人来说,交通事故依然是最常见的致死原因。作为对比,英国的司机在车祸中通常被认为需承担,交通事故率大概只有美国的1/3。

  2012年,汽车事故杀死了超过34 000个美国人。但是,我们对此并没有像对待海外战争、艾滋病和恐怖袭击的反应——尽管它们的死亡人数都不及交通事故——公众并没有广泛抗议或者大规模纪念交通事故的死者。我们发愁毒品和枪支安全,但不会教育孩子说汽车跟上了膛的手枪一样危险。

  “这些损失现在也私人化了,但是在1920年代,死者被视为公共损失。”诺顿说。1920年代,汽车产业成功改变了道路的规范,为死者在路边设立纪念碑的行为,被大多数州政府的运输部门视为非法行为。诺顿补充说:“最近几年,多亏一些失去亲人的家属所做的艰难工作,一些州的规定发生了变化,非正式的标志得到允许。一些地方政府开始免费提供带有死者名字的纪念标志。掩盖事实的时代还没有完全过去,但文化正在发生改变。”

  最近几年,全美各地开始出现白色的幽灵自行车,纪念被汽车撞死的骑车者。图中的自行车位于科罗拉多州的Boulder。

  “直到最近,关于驾车危害的全民意识还没有形成。”知名交通和交通评论站Streetsblog纽约站的Ben Fried说。人们希望今天的交通安全倡导者期待MADD和其他组织,就像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改变了人们对于酒驾的社会态度一样,再次发挥作用

  ,改变人们对危险驾驶(reckless driving)的态度。曾经,人们也会为自己酒驾找各种借口推脱,就像今天大家对危险驾驶的态度一样……(未完待续)

  【译注】

  过去100年来,汽车的出现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只有了解了过去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才有可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宝宝健脾的食疗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