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热血传奇苍月岛大撤退2

发布时间:2020-01-26 12:13:41

热血传奇 苍月岛大撤退2

一帆跑下山坡,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大海边上,海风夹着淡淡的盐味迎面扑来,海浪拍打着沙滩,泛起阵阵白色的浪花。此刻站在沙滩上已经能够看到两艘五桅大船后面的几十只xiǎo船,其浩浩荡荡的气势使原本喧哗的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虽只是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但这有别于以往的场景已使他们感到情形不对,人群开始有了些许的不安。

远处山坡上的法神在这时也断然做出了决定,风一般的向坡下冲去,边跑边喊:“大家都快离开海滩,都快回来。”冥冥中一股不祥的预感使他决定还是先将沙滩上的人群疏散为好。

山坡与沙滩之间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加上海风吹向岛上,法神的喊话众人听的并不清晰,但那股不安的情绪已经在人群中漫延散开,不少人开始拿起自己的海货,慢慢向山坡上退去。然而仍有很多不甘心的依然站在原地等待。

这时两艘五桅大船离海岸已只有不足五里的距离,并且开始鼓足风帆全速向沙滩冲来。站在沙滩最前沿的一帆眯起眼睛一眼瞟见五桅货船上高高飘扬的旗帜上恐怖的骷髅面孔和巨大的牛头画像,心头大惊,忙大声喊道“大家快退,是敌军,是敌军。”。

然而他话音未落,数道如月牙般的巨大白光已从挂着牛头旗的五桅大货船上飞了出来。一路擦着水面,划起道道丈余高的波涛,向沙滩激射而来。

还未飞近,一帆便觉得有一股排山倒海之力迎面扑来,一时胸口犹如被压上了一块巨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双脚更是被推压的连连后退,脸上的肌肉也在不住的翻滚中变得凹凸不平。

“那……那来这么强大的刀气。”一帆心中惊骇的想着,眼见一道白光正好面对自己而来。慌乱中忙向旁边闪开,白光呼啸着与他擦肩而过,将其束好的发髻震的砰然散开。紧接着,几声巨大的暴炸声和一连串惨叫声相继响起。激起黄沙弥漫了整个沙滩。

一帆一头乱发回头望去,昏昏黄黄间数道深达尺许的深沟在沙滩上狰狞曾现,更有几十名身首异处的苍月人血肉模糊的倒在这些深沟两侧。断肢残骸洒满一地。场景之恐怖,让一帆背后一片冰凉,连继续喊话让众人撤退都忘记了。

遭此突袭,人群顿时如一群无头的苍蝇乱成一团,那还顾得上什么东西货物。纷纷丢下自己的担子、背篓在黄沙中一阵东碰西撞,好在他们都久生于此,虽然视力受阻,经过短暂的慌乱后都还能识别方向,一时争先恐后的向山坡上爬去。

就在这时,一阵如蜂嗡嗡般的细响从天空传来,上千支利箭划破长空倾泻沙滩。黄沙迷茫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中箭受伤,只听得见凄厉的惨叫和哭喊声混成一片。

第一番箭雨刚刚落定,第二波又已布满天空。那些已经退到山坡上的人,和在山坡上自家屋前看见沙滩上惨状的人,见自己有亲人或朋友还停留在沙滩黄雾中,又都想冲下去救。一时一边是急着想离开沙滩的人,一边是想要救人的人,双方全都拥挤在山脚的路口,想上的不能上,想下的不能下,你推我挤一片混乱。使得那些不能及时退离箭雨攻击范围的人又有不少中箭倒地。

法神这时也被堵在了路口,眼见这番景象,实是心急如焚。但人群太乱太杂,他有心阻挡却也无能为力。情急之下,纵身跃上旁边一间红色平屋的屋dǐng,鼓气大声喊道:“敌人来袭,大家不要再去沙滩,都快向造船厂退。”

他这一吼,用上了全身魔力。当真是声如洪钟,大扣大鸣。齐刷刷将所有嘈杂混乱的声音都压了下去。如此连吼数声,没头没脑的人群竟都自觉不自觉的听了进去。也不在你推我搡,进而全向山坡上爬去。

法神此刻之所以并不组织人进行抵抗,是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苍月城没有护城河或城墙之类的防御工事,如果慌忙的组织一群人进行防御,不但挡不住这几十艘船的敌军,反而只会让伤亡更大。眼下只有让人群彻退到岛西的造船厂,那里有深沟高篱,或许还能抵挡一下。

见人群已然有序,法神急又挨着屋dǐng纵跳着向沙滩跃去,刚至沙滩,便听见一帆的声音:“师傅,师傅。”

法神寻声望去,但见一帆正扶着一名老者随人群退至到了沙滩边缘,忙上前对其道:“快组织人员分散向造船厂彻退。”

一帆喊法神师傅,是因为二人确有师徒之名,一帆聪明好学,深受法神赏识,故而收他做了自己的弟子,这时他见师傅喊他组织人彻退,急问道:“师傅,您呢?您要干什么?”

“我先阻止它们上岸,为你们争取时间。记住,要让大家分散彻退,只要能越过山dǐng,进入岛中森林,敌人就不好追赶你们了。”

“可是师傅,它们这么多人,你……你一个人怎么抵挡得住?”

“现在情况紧急,也只能是拖住一刻是一刻了。你一定要带领大家赶到造船厂。我们伤亡已经够大,在不能让大伙有闪失了。”

“不,我要随你一起阻止它们。”一帆説着,就要松开老者。

“都什么时候了,还説孩子话。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大家安全撤离,你跟着我能有多大用。”法神急制止道。

“关键的时候我好歹也能给你搭把手,你一个人……!”

“我是一城之主,得对他们的生命负责。可你不用,你的任务就是带领大家好好的活着。”

“可我是您的徒弟,也不能眼看着您有危险不管啊!”

“是我一条命重要,还是这千千万万父老乡亲的命重要?”

“可是我……”

“好了,你已经不xiǎo了,该知道孰轻孰重。”法神已没有时间在和一帆纠结,断然打断其话。一纵身向海边奔去。

一帆眼望法神背影,想要跟随,却又不敢,一时急的眼泪都出来了。一旁老者见状,道:“孩子,听你师傅的话吧!他的为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他是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愿亏了大伙。只有我们安全的走了,他才能安心的对付敌人。你要是真去了,难免不会分他的心啊!”

一帆当然了解法神,当下抹了下眼泪,转身高声喊着:“大家快走。快走。”边喊边扶着老人顺着人群向山坡爬去。

此刻沙滩上黄沙已经落定,人群也都撤离上了山坡。沙滩上只留下了满地的海货及遍布沙滩被踩踏后破烂不堪的渔具,还有就是数百具或中箭、或中白光而亡的尸体。

站在这一片凄惨、狼籍的沙滩上,法神一颗心犹是被利刃生生剖开,强烈的内疚和自责深深笼罩着他,举目望向海面五桅大船上高高飘扬的牛头旗和骷髅头旗,直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一记耳光。敌人如此大摇大摆的从自己眼皮底下驶来,怎么事先就没有一丝察觉,如果当时能够多一份警觉,早diǎn将人员撤离上来,何至于会发生这样的悲剧。然而,正如前面所言,200年的平静生活,早已使苍月人淡忘了这世上还会有危险的存在,看惯了来来往往的货船,谁又会往坏处想呢!

魔军的两艘五桅大货船及那数十艘xiǎo船此刻已驶离到距离海岸不足一里的水域,由于五桅大货船装载了过量的魔军,吃水很深,所以它们并不敢靠海岸线太近。见沙滩上的人已经撤尽,也就停止了箭攻,解开数十艘xiǎo船与五桅大船的缆绳,任其向沙滩冲来。

这几十艘xiǎo船都不甚大,故而所装魔军并不多,但算起来也有千余。冲在最前面的是牛魔王手下牛魔军团的魔军,这些魔军蛮横粗壮,一边用手中利斧代桨划水,一边哞哞乱叫,还有一些站在船中,披一身金黄色的盔甲,右手大砍刀在阳光下透着森森寒气。

这牛魔军团的怪物本是比齐平原上那成千上万的野牛,因草原退化,人类泛杀,将它们逼到了已无容身之地的地步。因而黑暗力量乘机侵蚀了它们,将它们一个个变异成了身穿盔甲,手拿利刃的魔军,而牛魔王原本是这野牛群的牛王,受黑暗力量侵蚀后,被其赋予了强大的内力。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劲内力用惊世骇俗来形容,也只是有不及而绝无过之。此刻它站在挂有牛头旗的五桅大船船头,穿一身五彩盔甲,煞是耀眼夺目,两根蓝色腰带被体内自然喷薄而出的强劲内力吹得直向上飘起,犹如天神下凡般模样,而刚刚那攻向沙滩的骇人听闻的白光就是它手上的巨型砍刀所发出的月牙型刀气。

划在最前面的十余只xiǎo船很快就抵达了海岸,船上的变异牛也不等船靠岸,便飞舞着利斧,紧握着砍刀,嚎叫着从船上跳了下来,趟过xiǎo腿深的海水,嚎叫着冲向沙滩。

此时沙滩上空旷旷的就只剩下法神一人。自然也就成了它们的首要目标。冲在最前头的十几个变异牛几乎是同时并排着向法神冲了上去。

望着眼前的‘凶手’,法神双眼喷射出的是一种令人颤栗的愤怒,双手微垂于身侧,紧握的双拳上青筋突兀。猛然间双拳一张,掌心向地呈抓状凌空一抓,两团跳动的火球霎时在掌心成型,一明一暗间闪着幽幽青光,伴随着手臂向前猛甩,两团火球脱手而出,砸向了冲上来的变异牛群。

苍月人与封魔人不同,封魔人是以强大的精神力为基础,对世间万物的运用及阴阳两极的掌握是他们的根本。而苍月人却是以强大的魔法力为基础,善长于对世间不同元素的运用及对风、雷、雨、电的控制。法神此刻所使用的这招正是苍月人特有的技能“火球术”。虽名字中同样有个‘火’字,但与封魔人的‘火符术’却是不同。聚集魔法力在掌心形成一个看似在燃烧,实则却是一团蕴藏着火元素的能量球的火球,这种火球对敌人造成的伤害也与火符不同,火符是依靠爆炸力伤敌,而这种火球却是靠其蕴藏的火元素所产生的高温伤敌。也就是説,二者打在敌人身上都能造成碗口大的窟窿,但一个是炸开的,一个却是依靠高温烧出来的。

武功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鄂州银屑病权威医院
岳阳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威海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