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柳岩发声明回应遭节目恶意诋毁曝短信证据图

发布时间:2018-10-28 12:08:49

柳岩发声明回应"遭节目恶意诋毁" 曝短信证据(图)

作为艺人柳岩的经纪人、也作为拥有传媒理想的普通从业者,近月来,对于由《健康相对论》这档络节目引发的围绕节目主持人柳岩的负面话题的蓄意炒作,接二连三爆出所谓的“胎盘说”、“胸型说”甚至“初夜说”,我和柳岩一直保持对外沉默,一来是作为节目的合作方,我们理解节目组出于点击率考虑而采取的打擦边球式的“标题党炒作”,只是与节目组多次内部沟通,恳请宣传方向可以走正面积极路线;二来我们也明白,一旦回应反而与这种恶意炒作形成互动,会造成更大的扩散效应。

但是这样的沉默,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听之任之、任君拿捏。柳岩绝对愿意接受批评和质疑,她更希望可以通过观众的监督获得更好的自我提升,但是,对于任何恶意加工、断章取义的失实报道,这样的“脏水”她坚决不收。

之前的多番炒作都是出处不明,我也更倾向于信任节目组最初对我方的承诺,但是今天看到这篇由节目制作方言之凿凿官方确认的所谓“柳岩因话题过于火爆,有违节目初衷”而“迫不得已暂时中断合作”的报道,我意识到必须将一些真实亲历的情况写出来,“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我不做徒劳的说服,只想以此作为读者观众判断的多一种参考。

合作背景介绍:

某站节目《健康相对论》的前身是《恐怖健康!警报》,由柳岩和英达老师搭档主持,周播节目,签约一季计12期,双方合作愉快。第二季更名《健康相对论》并更换成台湾制作团队,邀约柳岩搭档台湾飞轮海成员辰亦儒共同主持,口头协定合作一季,共计12期,两人主持方面由磨合向默契,主持之外,也结成不错的友谊。

1,回应:柳岩缺席录影只因档期原因 被“下课”纯属借题发挥

摘自报道:采访节目组编导时得到回应:“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暂时中断合作的,除了已经录制好的节目,《健康相对论》剩余的录制已经不会再有柳岩出现。”

合作之初,《健康相对论》节目与我方达成口头协议,合作一季共计12期,分4次录影每次3期,节目组向柳岩邀约2012年1月4日进行最后一次录影,但是柳岩于2011年12月27日进入电视剧《岳母的幸福生活》剧组拍摄,按照惯例,录影前夕我们与节目组会提前一周彼此协调录影时间,但是《岳母的幸福生活》剧组由于场地问题无法给予柳岩4日当天外出录影的请假要求,无奈我们主动提请节目组找代班主持人替换柳岩,节目组方面则强调“辰亦儒方面签的是和柳岩搭档,换人还要给交代”。

最终柳岩因档期原因缺席录影,而这原本也就是我们与该节目提前协定的最后3期的录影,所谓“剩余的录制已经不会再有柳岩出现”原因在此,而绝非所谓的节目组“迫不得已中断合作”。1月初的录影直到2月中即将播出了,就传来这样的消息,这难道还是“巧合”?

短信实录(摘自截图,2012年1月2日):

节目制作人:“請你一定要讓劇組放,時間我倆很早就留了,劇組不能這麼幹。辰方面也簽的和柳岩搭檔,換人還要給交代,我們傍晚再通電話吧。”

柳岩经纪人:“我刚特意去了趟剧组才回来 他们搞定不了场景 我实在无能为力啊”

2,回应:柳岩早对恶意炒作反感提出内部协调 节目组为点击率不择手段

摘自报道:节目中,柳岩大聊“胸部”、“初夜”等敏感话题;“自爆第一次”博噱头惹争议……

《健康相对论》强调“全民健康知识普及”的传播初衷,是我们选择与之合作的前提,如果观看过这档络节目的视频正片,不难发现虽然节目以台湾综艺式包装,但是话题还是围绕日常接触的健康问题展开。络节目监管相对宽泛,节目组出于点击率的考量,每期的选题都会倾向于大于常规电视节目的尺度话题,此举在激烈的视频自制节目竞争时代虽然可以理解,但是每次伴随播出,总有各种断章取义的负面话题炒作围绕柳岩展开,从“柳岩自曝护士吃胎盘”、“柳岩讲诉完美胸型”甚至“柳岩自曝初夜没流血”,取向恶俗且手段低劣,柳岩作为主持人在相关的话题中参与讨论,并引出专家解答,这些都来自节目组事先准备的台本,并不存在不良言论传播,以“初夜”话题为例,在流出的视频片段中,柳岩带流程向专家提问:“不过有些女性朋友也会好奇,为什么自己的初夜没有见红”,未待专家回答,视频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耸人听闻的标题:“柳岩自曝自己初夜没流血”!

影视剧、节目出于收视率、点击量考虑而采取宣传炒作行为,本是业界常态,但是宣传炒作不意味着毫无底线,恶意解读主持人本意的炒作行为既是低俗无品之行为,更有诽谤污蔑的嫌疑。最初“胎盘”话题一出,我们就与节目组进行严肃协商,希望节目组采用更积极正面的宣传手段,节目组否认主动炒作,但是其后炒作愈演愈烈,且每次都在节目上线前进行传播,真不知道除了节目组内部,还有哪位高手每次都有“先见之明”,屡屡赶着趟儿得抛出恶俗炒作?

真心说一句,但凡节目组将运作这种混淆视听、捏造报道的才干的至多一半功力用于节目编排制作,绝对能挽救目前关注度低迷的颓势。节目收官之际,以一派“替天行道”的嘴脸牺牲女主持人,更顺杆爬表示此举乃“顺应民意”,果然一举两得。

短信实录(摘自截屏,2011年12月19日“胎盘”话题后):

节目制作人:我今天讓市場部去查了一圈,關於那新聞主要是圖文網站對節目內容的誇大解讀,奇藝的站內標題,對外pr稿沒做此點,經查幾篇報導內容無此傷害,都是標題黨惡意解讀。後續我們會關注此事的。

3,回应:柳岩、辰亦儒合作顺畅 节目组借粉丝之口引导舆论

摘自报道:因她在络自制健康类节目《健康相对论》中沿袭大胆口风,令搭档辰亦儒感觉尴尬甚至“接不上话”。友纷纷投诉她在节目中口无遮拦,节目组迫于无奈只得中止和其合作。

如节目制作人短信中所说:“辰方面也簽的和柳岩搭檔,換人還要給交代。”柳岩与辰亦儒虽是首度搭档,但是合作顺畅,两人更在录影结束相邀录影嘉宾陈正飞一道夜宵并上传微博,且从节目成片可见,两人搭档默契,辰亦儒也绝对重视自己的首档内地节目,表现积极,配合度极高,在很多话题上与柳岩互动良好,共同承担了主持人承上启下调动气氛的作用。不过这些到节目组的笔下,却成了辰亦儒对柳岩“出位大胆言论”的各种“水土不服”,如此“自然”的主观界定实在令人感慨络果然是“随心所欲”。

对于节目组带有极大主观导向的所谓“观众投诉”和“粉丝批评”,我方在保留对其真实性的存疑之外,也代柳岩对这些批评中善意的部分表达真诚的感谢和歉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作为在主持领域努力拼搏5年的主持人,柳岩倔强外表下更多是默默承受和暗自发力,她珍惜每一次的出镜机会。出道之初,她曾在受到制作人批评后,一人通宵借阅所有的节目录带给自己挑毛病,这些年来,每次她在主持方面但凡有所表述偏差,她都是在我们内部批评之前首先意识到自己错误并默默改正的那一个。

结语:如此详细甚至繁琐来回应这样一篇失真的报道,其实我只是想尽力还原事情的经过。因为节目组自开播以来一直自我陶醉一路开炮,以消费、歪曲女主持人的方式试图做响名声,也许你们的目的达成了,但是做节目要先学会做人,如此打破底线的炒作,贻害无穷。

回应也许只是徒劳,每日剧情跌宕起伏的娱乐,只是大家闲暇谈资,但是即使“徒劳”,这次回应也是一份态度。我相信,未来一定还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节目想要收获关注和美誉,终要回归优秀的内容、真诚的初衷和健康的营销,依赖“恶意传播”这种侥幸思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柳岩经纪人:张剑斌

2012年2月10日

回应报道原文:

胸大就是不知性? 《健康相对论》炒了柳岩

以“胸器”出位的美女主播柳岩在络上屡次引发热议。近日,因她在络自制健康类节目《健康相对论》中沿袭大胆口风,令搭档辰亦儒感觉尴尬甚至“接不上话”。友纷纷投诉她在节目中口无遮拦,节目组迫于无奈只得中止和其合作。

《健康相对论》是飞轮海成员辰亦儒首次赴内地主持的综艺节目,之前他便以“知性”来形容该档节目的性质,并公开表示期待和柳岩的合作:“之前我们飞轮海都有上柳岩的节目,开玩笑,光线的一姐,这次来内地主持知道搭档是柳岩很开心,来和她切磋学习一下。”如今柳岩开放式的主持风格却让他明显“hold不住”。

节目中,友时常能看到他在柳岩大聊“胸部”、“初夜”等敏感话题时表情僵硬以致尴尬,在一期讲解胸部健康的节目中甚至被柳岩逼至失语,一度只能用“嗯、哦”这样的词来应对。其粉丝声称和柳岩这样靠炒作走红的女星搭档“有损亦儒身价”,强烈要求更换节目女主持人。友甚至点评:“柳岩语词再开放,话题再大胆,也不可能成为内地的"小S",还是好好想想凭借"重口味"作风能走多远吧。”

柳岩长期走都以开放路线博人眼球,最近又有话题依傍在身,自降身价拍恶俗广告遭禁播在前,在节目中以“自爆第一次”博噱头惹争议在后,行为言辞极为大胆,民起兴疯狂转载这些视频的同时,对于《健康相对论》的不满之声也日益增多。很多友提出质疑:“美女主播尺度大开,“一胸一口”赚足人气,节目是在借她炒作吗?”

但在本周三推出的最新一期《健康相对论》中,“头牌主持”柳岩竟然未见踪迹。采访节目组编导时得到回应:“《健康相对论》本身是一档知性节目,而柳岩近期的话题确实过于火爆,有违节目初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暂时中断合作的,除了已经录制好的节目,《健康相对论》剩余的录制已经不会再有柳岩出现。”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新城领寓
东莞塑胶模具开模
颐和香醍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